新年伊始,轻装前行

0001.jpg

北京的冬天很冷。

我小的时候,入冬河面就能滑冰,凛冽的北风能冻掉耳朵,屋里生着烧煤球的大火炉,腾腾的火苗子能够着屋顶,可离炉子远一点手就僵;出门要穿成球球,棉猴、棉裤、棉大衣,棉鞋、棉帽、棉手套,一样不能少。慢慢的,冬天越来越暖,像这样早晚零下十几度已经好多年没见了。

华北地区似乎只有春夏冬三季,秋天从来短促得没有存在感,可今年却不同寻常,爽利了足有两个多月。欣喜之余,对接下来的严寒,应该多少也有了几分心理准备。

春种夏长,秋收冬藏。史记中说,此乃天道之大经,要顺承而不可悖逆,否则“无以为天下纲纪”。大风起时,雨润枯田,万物生发。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,欣欣向荣。却又有暗流涌动,焚山而猎、涸泽而渔。匹夫争利,如蝇逐臭,乌烟瘴气。冰封大地时,树欲静而风不止,赤足前行已无归路,唯稳健者守仓廪而待来年。

但凡大势有变,不出十年。所谓,善盈而后福,恶盈而后祸,十者,数之盈也。一个又一个十年,无非一个又一个轮回,循环往复。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,换的只是名字。

生于太平盛世,我们应该庆幸。阳光中的忧愁总带着三分体面,负重的灵魂没有光鲜的皮囊。七十七年前的那个冬天是你我想象不到的,茫然,总好过绝望。

0002.jpg

每个时代都有独特的印记,就像不同年龄的人,说着不一样的故事。最多体味的,常无法拥有;不能回避的,就只能面对。

善缘珍贵,可忘形一笑。

人生多蹇,可尽情一醉。

笑过、醉过,还要静下心。

再次出发,得轻装上阵。

所谓身在此画中,便是画中人;欢乐忧愁事,只在画中寻。在红火火的时代,当有红火火的觉悟。

0003.jpg

2018是热闹的一年。中美反目,股市雪崩,东哥脱险,冰冰退赃,滴滴道歉,单车溃败,裁员大潮……

2018也是忧伤的一年。霍金、金庸、李敖、李咏、单田芳、计春华、臧天朔、常保华、师胜杰、盛中国、小丸子、老布什、安南……

2018还是纠结的一年。房价。限号。单身。油腻。失业。转型。迷茫,愤懑。

2018可能是跳跃的一年,提升的一年,充实的一年,甜蜜的一年,深刻的一年,收获的一年;也可能是转折的一年,老去的一年,变化的一年,寂寞的一年,失意的一年……

可是,不管怎样——它已经走了。无论轻盈还是沉重,它都悄然而去,带走故事,却不愿回头看我们一眼。

让它去吧。

北京的冬天还是很冷,可是无所谓。火炉不如地暖,棉花换作羽绒,出门有车代步,我也不再年轻。

新年伊始,是时候和过去道别了。

重归起点,轻装前行。

标签: 中年

上一篇:产品经理·多找了三五天
下一篇:未雨绸缪,从容面对失业

发表评论